致卑诗省全体注册中医针灸师的公开信

致卑诗省全体注册中医针灸师的公开信

尊敬的卑诗省注册中医师、针灸师: 卑诗省中医针灸管理局将于2017 年8 月29 日晚7 时,在位于3075 Slocan St., Vancouver意大利文化中心召开紧急会员大会。议题是由朱国项发起,现刘宝弟负责的“罢免革命”所提出的罢免管理局曹宝琪与谭维加两位理事的动议。 我们坚决反对“罢免革命”动议及其造成的卑诗省中医界“内乱”。 CTCMA 理事会(12 名理事)在发给会员的公开信中肯定了两位理事多年的工作成绩,明确指出罢免曹,谭两位理事没有任何事实依据。 卑诗省中医针灸管理局目前采用自我规管制度。理事会理事部分由公众人士担任,部分由中医针灸师担任,此制度对保护公众利益和中医发展极为有利。目前,世界大部分国家和地区全部由政府派出机构监管,没有享受自我规管特权。如果我们不能在临时会员大会上,用选票来制止“罢免革命”,而任其发展,造成卑诗省中医界“内乱”不止,卑诗省中医针灸自我规管优惠权将会丧失。 如果我们专业的社会公信力与声誉遭到严重损毁,可能会产生以下恶果: 1. 政府部门全面介入,管理及法律费用大增; 2. 保险公司要取消或减少针灸保险金额; 3. 针灸享受MSP 计划可能被取消; 4. 使用“中英双语”书写病案及考试可能被取消; 5. 中医针灸师购买保险费增加; 6. 新闻媒体对中医针灸负面报道增多 7. 中医针灸师续牌费一定上涨 这绝不是危言耸听的宣传,事实上由于“罢免革命”而造成的临时会员大会召开及相关工作及法律费用开支,已高达近十万元,就能窥见一斑。在这种情况下,还有可能实现朱国项和刘宝弟在“罢免革命”中提出的降低中医师牌照费吗?如果CTCMA 理事会中没有了我们业界的理事,又有谁来代表我们发声呢? “罢免革命”這场闹剧已经严重影响了我们正常的工作和生活,29 号我们必须提前关闭诊所;边远地区的会员至少需要2 天时间来安排参加会议。 所以,如果您不想让这一小部分人损人利己的行为干扰我们今后的工作和生活,捍卫自己的正当权利,请您务必出席29 日的全体会员大会,投下您手中非常重要的正义的一票。 耑此。顺颂 安康 卑诗省中医针灸师公会 卑诗省中医针灸联合会 加拿大中医抗肿瘤学会 卑诗省穴位和再生注入联合会 委托书: 2017-08-29-egm-proxy-form.pdf (凡有重要事情不能亲自参加临时会员大会的针灸师,一定要委托一位您可信赖的针灸师,代表您去投票。具体手续如下:委托人与被委托人共签一份委托书,写明委托人与被委托人姓名(英文注册名)、注册号码、手写签名、日期,用信将原件寄到管理局,保存复印件,截止日期8 月22 日。请于8 月17 日之前寄出)